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肛虐俱乐部】(1-2)作者:kingpin
【肛虐俱乐部】(1-2)作者:kingpin
字数:46235

  第一章追猎的淫影!

                (1)

  在天晴的日子,带由美到附近公园的草地上游玩,是有理子日常的行程。
  完全进入了春季的日光,带来舒爽的暖意。将便当摊开来野餐的母子和追着蝴蝶的孩子们,素描公园里景色的老人,还有在阳光下睡着的年轻人们……这是午后安静的时刻。

  由美看到白色的蝴蝶时,兴奋的自己一人追逐着游玩。有理子看着那样子快乐的由美,也不由得的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从最近刚建好的网球场方向传来了击球的声音,有理子的目光也不经意的往那方向转去。年轻人们正流着汗水在球场上奔跑。真是令人目眩的光景。

  「真令人怀念啊。」

  有理子低语的站了起来,不自觉的模仿着挥拍的动作。那吹起的风使的裙裾飘动了起来。

  为了照顾孩子而时间变得紧迫的有理子放弃了网球,已经有三年多的时间了吧。

  虽然一直想要重新开始,可是也一直因为孩子而无法实现. 现在对有理子来说,孩子是最重要的,也没有可以放手离开的时候。

  「偶尔去打打网球也没关系,由美可以交给我来照顾啊。」

  虽然丈夫也这么体贴的说,但偶尔也希望在周日能与丈夫相处。即使不这么做,在春天的人事异动时才刚被升为宣传部次长的丈夫,每天也都很晚才回来,也经常需要出差。

  「如果有哪间托儿所有附属的网球场就好了……看来最近也是没时间去打网球了啊。」

  有理子往网球场的方向看着,低声的说.

  在转开目光的那空隙,追逐着白色蝴蝶的由美,一不小心被绊倒哭了出来。
  有理子惊慌失措的赶到了孩子的身边。将洋装上的草拍掉后温柔的抱住。
  「没关系的喔。你看,痛痛飞走了喔。」

  被贴着脸颊的抱着逗弄,孩子很快的就不哭了。

  「真是个乖小孩啊,小由美。」

  有理子正这么的说时,突然在大腿周围感受到了黏附般的视线。

  不知何时一名看起来像是推销员的男人来到了身边,嘻嘻作笑很明显的盯着有理子看。因为那样的视线,这才使的有理子发现到自己的裙裾卷了起来,暴露出大片白皙的大腿。那应该是蹲下将跌倒的孩子抱起来时,裙子也同时被往上的拉了起来了吧。

  「啊……」

  有理子惊慌失措的将裙裾拉直。

  男人又再次的嘻嘻作笑,但是那却没有使有理子感到动摇. 只是不悦的瞪了男人一眼,

  「差不多该回家了吧,小由美?」

  然后抱着孩子,就这么的转头往回走了。可是在双臀的周围还是持续的感受到男人火热的视线。

  「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一起喝杯茶啊?」

  从后面传来了声音。

  有理子虽然转头看了男人一眼,可是却无视的继续走着。下一瞬间,男人的手突然的摸上了有理子的双臀。

  「你在做什么!」

  有理子反射性的往男人的脸上挥了一掌。

  吓了一跳的男人,惊慌失措的逃跑而去。

  「小由美被吓了一跳了吧。春天来了,奇怪的人也变多了呢,真是讨厌啊。」
  对孩子这么说的同时,有理子开始往回家的方向走了。

  途中,先到超级市场买了菜之后才回家。在公寓的信箱领回了一个小型的包裹。

  虽然是标名给有理子的,可是上面并没有寄信人的名字。

  「又来了啊……」

  有理子为了确认内容以防万一,将包裹拿回了家里,很快的打了开来。
  里面是浣肠用的胶囊。这已经是第十次了。最近每天都会寄来标名给有理子,里面装着浣肠用胶囊的包裹。

  有理子惊慌失措的将包裹丢到了垃圾桶里.

  (到底是谁会做这种事情…到底在想什么啊)

  无论再怎么的思考,也无法理解。

  而且这么的想的话,在公园里的男人也是一样,不断的试图搭讪美丽的有理子,以往也曾经接过恶作剧的电话,在人群里也被假装若无其事的触碰身体. 可是那些男人们也都不曾给过有理子这样的阴险感。

  虽然也有想过跟丈夫说,可是每次一看到回家已经疲惫不堪的丈夫,就忘记提起这件事。

  「就不用太在意了。如果不去理会的话,很快的就会停止吧,小由美。可是,真的很令人讨厌啊。」

  有理子一边跟孩子说话,一边再次温柔的与孩子磨蹭着脸颊

  完全无法理解的由美,因为被妈妈磨蹭着脸颊而开心的笑着。看着孩子天真无邪的笑容,有理子也放松了心情。

  正在考虑下午茶要吃些什么点心的时候,丈夫就打电话来了。

  「有理子,不好意思,今天晚上大概也要十一点才能回家了。另外……」
  丈夫好像想说什么,可是只讲了一半就停了下来。

  「什么啊,亲爱的?」

  「今晚,能不能让濑岛部长来家里睡一晚。」

  「不,不要啊,亲爱的。」

  有理子不由得的对着电话筒这样的叫喊了。

  自从在公司的派对上见过几次面之后,有理子就对濑岛感到讨厌了。其实对方并没有特别做了什么事,只是一靠近到身边,有理子就会不知为何的感受到一种打从生理上产生的厌恶感。

  「亲爱的,你也知道我很讨厌那个人的,为什么还要让他来住呢?」

  「我也知道啊,有理子。可是明天一早要到横滨开会,所以部长说如果能来家里过夜的话会比较方便,我也没办法拒绝啊。」

  「亲爱的……」

  虽然心里想说绝对不行,可是丈夫这么的说的话,就没办法继续的反对下去了。

  濑岛身为宣传部长,不光只是丈夫的直属上司,祖父还是公司的社长,父亲也是个重要的政治家。也因为如此,濑岛才会在二十六岁这样年轻的年龄就当上了宣传部长.

  才刚当让了次长的丈夫的心里也背负了很大的重担,这样的苦劳有理子是很能够理解的。当考虑到了在比自己还要年轻的部长下工作的丈夫的心情时,有理子也只好勉强的与丈夫约束了。

  「下不为例喔。」

  「对不起,有理子。虽然可能算不上什么补偿,可是有件好事情要告诉你。我很期待回家后再跟你说喔。」

  这么的说后丈夫就挂上了电话。

  想到今天濑岛要借住一晚的事,心里就感到了一阵郁闷。为什么会这么的讨厌濑岛呢,有理子自己也不知道。只是一想起濑岛那虚伪的脸孔就令人感到不愉快。

  不光只是如此,今天在公园里被奇怪的男人盯着大腿,触碰了双臀,而且又收到了奇怪的包裹,今天讨厌的事情还真多啊。

  连孩子的脸上都失去了笑容,看起来心情有点低落。

  「妈妈……」

  由美的小手紧握着还站在电话旁发呆的有理子的裙子。

  「对不起喔,小由美。让你担心了。」

  有理子抱起了孩子。

  「妈妈现在要帮小由美来做布丁了喔。」

  有理子整理好心情后走向了厨房。

  因为说要做最喜欢吃的东西,由美兴奋的在厨房里活蹦乱跳着。虽然只有两岁,却吵着要帮有理子的忙。

  「哎呀,要帮妈妈的忙吗,小由美。谢谢啰。」

  笑容又回到了有理子美丽的容貌上。

  时间过的很快,做完布丁后以经过了下午点心的时间. 吃完晚餐,帮孩子洗完澡之后,转眼已经晚上九点了。

  「已经这么晚了啊。因为一起做布丁没有睡午觉,所以看起来已经很睏了啊,小由美。」

  有理子赶紧将已经昏昏欲睡的孩子抱到床垫上安顿好。孩子很快的就深深的睡着了。

  接着有理子将客房里的床垫铺上床单,为濑岛今晚的过夜做好了准备。无论心里有多讨厌濑岛,也不能过於冷淡的对待丈夫的上司。

  有理子补好妆,换上了米白色的连身裙后,像以往一样简单的准备了些威士忌。

  (真是讨厌啊…可是,即使讨厌也没办法啊……)

  有理子自言自语的说.

  丈夫会在公司同期员工里最早当上次长,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濑岛的强力推荐. 不知为何,濑岛对丈夫特别的欣赏.

  而丈夫这方面,并没有特别喜欢濑岛这一类型的人,看起来应该真的只是为了公事而已吧。

  「我也像你一样,变得这么的公事公办了啊。」

  有理子在厨房准备着下酒的小菜,自己一个人嘟哝着。

  ***********************************
                (2)

  玄关的门铃响了。比丈夫预期回来的时间,还稍微的早了一点.

  「送快递的。」

  被指定了要在晚上十点三十分的时候送达.

  那是个像小型糕饼盒般大小的包裹。和以往一样是着名给有理子,却没有写下寄信人的名字。体积比下午收到的包裹还要大,收据上记载了里面装的是录影带。

  到底是什么的录影带呢?难不成和中午的包裹一样是同一个人所寄来的……。

  有理子一边思考,一边将包裹打了开来。里面没有纸条,只有一个连内容标籤都没有贴上的录影带。

  当有理子手拿着录影带,走到电视机前时,玄关的电铃又响了起来。有理子只好暂时的把录影带摆在电视的旁边,走向了玄关.

  这次是丈夫了。比预定的时间还要早,而且看来也喝了不少的酒。丈夫和濑岛两人都通红了脸。

  「您好,欢迎请进. 」

  有理子勉强的露出了笑容迎接濑岛. 好久不见的濑岛,嘴上长了一撮给人虚伪感觉的小鬍子,还是像以前一样的令人感到讨厌。

  「这不是有理子吗?还是这么的耀眼美丽啊。简直就像是在黑暗里遇到了夏天的太阳一样。」

  嘴里油腔滑调的说着完全不像是二十六岁的男子所该说的,令人感到不快的话,濑岛目不转睛的盯着有理子,一边用手指抚摸着感觉虚伪的鬍子,一边像是看到了耀眼的东西似的在金边眼镜的深处瞇着眼睛的细看。

  「在美丽的有理子的面前,就连外面的樱花也变得相形失色了啊。」

  「能被您这样的称讚实在是太高兴了。」

  有理子避开了濑岛的眼神这么的说,在前面带领的来到了客厅. 桌上已经准备了威士忌,冰块还有矿泉水,一旁还摆了些简单的下酒小菜。

  「你家里还蛮不错的嘛,北泽君。」

  「不,没什么大不了的……」

  「太太的品味很好啊。之前借住的营业部次长的家里就真是太糟糕了。」
  濑岛欣赏着家具和摆饰这么的说,然后看着有理子。

  「北泽君,那件事已经跟太太讲过了吗?」

  「还没很详细的……」

  「那就快说吧,太太听了一定会很高兴的,北泽君。」

  有理子在一旁安静的听着濑岛和丈夫的对谈,手里将加了矿泉水的威士忌倒入了酒杯。

  濑岛对比较年长的丈夫,以「君」来称呼。即使是部长,濑岛这样傲慢的态度也让人感到吃惊.

  「有理子,有件好消息要告诉你喔。从明天开始随时都可以打网球了。」
  有理子一下子还没办法理解丈夫所说的是什么意思。

  「前阵子不是有跟你讲过,在这附近开了一间全新的会员制的运动俱乐部吗?部长是那边的特别会员喔。」

  运动俱乐部里有附属的托儿所,有理子可以将孩子托给他们照顾,安心的去打网球,丈夫这么的说.

  「虽然拜託朋友帮我办了张特别会员卡,可是因为工作太忙了所以一直没时间使用。如果有理子愿意的话,可以替我使用,我也已经跟俱乐部联络过了。」
  濑岛得意的说.

  丈夫也知道有理子一直对没有时间打网球这件事感到遗憾,所以把这当成自己的事一样的高兴.

  有理子对丈夫和濑岛所说的话,不知道到底该怎么的回答才好。如果是讨厌的濑岛介绍的话,无论再怎么喜欢网球也无法感到愉快。但是,站在丈夫的立场考虑的话,也不能这么草率的拒绝.

  有理子首先跟濑岛低头道了谢.

  「也有孩子用的游泳池,请好好的利用喔,有理子。」

  濑岛笑着这么的说.

  藉口要再去准备些下酒的小菜,有理子回到了厨房。和濑岛继续相处在同一个房间的话,就几乎要无法呼吸了。

  等到准备了些泡菜,沙拉和火腿拼盘的有理子回到了客厅时,在才差不多十分钟的时间里,丈夫和濑岛就已经喝的更醉了。酒瓶里的威士忌已经减少了超过一半以上。

  特别是丈夫,酒醉的程度似乎特别的严重。

  「亲爱的,你还要招待部长的啊…振作点. 」

  有理子虽然想把丈夫摇醒,可是丈夫却连打起精神坐起来的徵象都没有了。
  「北泽君最近这阵子,太过於勉强自己努力工作了。不用担心我的事,就请让他先休息吧。」

  濑岛这么的说,继续举杯啜饮着威士忌。

  「好的,那么…亲爱的,请振作点. 」

  「需要我来帮忙吗,有理子。」

  「不要紧的。」

  有理子踉踉跄跄的支撑着丈夫的身体,往卧室的方向走去。心里并不希望让濑岛进来自己的卧室。

  可是丈夫到底是怎么了呢?在此之前,从来都没有喝的这么醉过.

  简直就像是吃了安眠药一样,丈夫一躺到床上,马上就开始打起呼来。
  接下来为了带濑岛到客房,回到了客厅. 与丈夫比较起来濑岛虽然也醉了,但还可以维持着意识.

  「有理子,愿不愿意陪我稍微喝一点酒呢?」

  「可是,都已经这么晚了……」

  「我没关系的喔。有美丽的有理子作伴,无论喝到什么时候我都愿意奉陪的。」
  濑岛用手指捻着令人感到虚伪的鬍子,露出牙齿的笑了。

  讲好只喝一杯掺了水的威士忌后,有理子才答应留下来陪濑岛喝酒。

  虽然不愿意与濑岛独处,但是不这么做的话,也不知道濑岛什么时候才会去睡。

  「有理子实在是太美丽了。最近,是不是变得越来越性感了啊?」

  濑岛一边喝着威士忌,一边正面目不转睛的看着有理子。

  「好讨厌啊,说什么性感的……每天都在忙着照顾孩子。」

  虽然很轻松的回答,可是有理子的背脊却上冒起了一股厌恶的寒意,实在是无法忍受濑岛那凝视般的视线。

  那简直就像是黏附的缠绕着身体,舔舐每一吋肌肤般的视线。

  「如果有理子没有结婚的话,我是绝对不会放过机会的。不对,就连现在我也一直对有理子的事……」

  「请不要说了,那种事情。」

  有理子颤抖了起来。濑岛继续殷勤的说.

  「请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有理子的年纪比我还大,我所说的只是像对大姊姊般的憧憬而已。」

  濑岛虚伪的笑了。

  但是,濑岛看着有理子的目光里所透漏的,并不是对大姊姊般的憧憬。从刚刚有理子就很强烈的意识到,濑岛下流的眼光在胸口的隆起上爬走着。

  另外,那视线也从腰肢沿着被裙子包着的大腿往下,黏附的爬行般的来到了从裙裾下露出的小腿和脚踝。陷入了正在被往裙子里面窥视的错觉,有理子不自觉的用两手压住了裙裾。

  (请不要用那样下流的眼神看我!)

  有理子差点不自觉的这样叫了出来,全身因为濑岛下流的眼神而感到不舒服。
  「……客房那里,已经铺好了床垫了……」

  压抑住自己的感情,有理子假装若无其事的暗示濑岛该去睡了。已经不想再继续的两人独处。

  濑岛将玻璃杯里的酒一口气喝完,将空的杯子朝着有理子递出。

  「能不能再一杯就好了,有理子。」

  「不是约定好就一杯而已的吗?」

  「哈哈哈,与有理子一起的确是约定好了只喝一杯而已啊。不过再给我一杯睡前酒应该也不会违反约定吧。」

  有理子没有办法的接下了玻璃杯,倒入了威士忌。

  但是,已经没有冰块了。为了取冰块走向厨房的有理子,在双臀的周围感觉到了濑岛强烈的视线。那是种从裙子上偷窥着有理子双臀和肉体的下流视线。
  背脊上冒起了一股噁心的寒意,有理子加快脚步离开了客厅. 濑岛虽然年轻,但是却带有一种奇怪不对劲的语气,视线也强烈露骨的释放出淫乱的欲情。
  (实在是好讨厌啊。怎么会用这么下流的眼神看人呢。那种人居然还是部长. )

  有理子生气了。如果不是丈夫的上司的话,早就毫不客气的说了出来。希望他能够喝完最后一杯酒后,就赶快去睡觉吧。

  ***********************************
                (3)

  当有理子拿着冰块回来时,濑岛已经站在电视机前,打开了电视,正将录影带放进录影机里.

  「因为把录影带放在这种地方,有理子,所以我才在想到底会是什么东西……」

  「啊,那是……」

  有理子一时感到不知所措。

  有理子完全忘了,快递送来给有理子的录影带就摆在电视的旁边。

  很快的电视就开始播放出影像。

  蓝天绿海还有白色的沙滩,是夏天里不知何处的海水浴场。然后紧跟着出现的影像,是穿着连身泳装的有理子。

  「啊!」

  有理子不自觉的喊了出来。

  每当海浪一波波的打到脚上时就会咯咯笑的由美,才刚开始学步,还东倒西歪的走着。去年夏天,有理子与孩子两人一共去了海水浴场两次,所以很快就认了出来是那时候的事。

  到底是谁偷拍的呢,有理子已经完全记不得了。看来应该是每天寄来浣肠胶囊的人,去年夏天在海水浴场不知道躲在哪里一直观察着有理子,并且还用摄影机偷拍了下来。

  「哎呀哎呀,呵呵呵,真的是很美妙的身材呢,有理子。」

  濑岛高兴的笑着,细细的瞇着眼睛,像是看到了耀眼的东西。

  在盛夏太阳下明亮照耀的白皙肌肤,完全没有任何的瑕疵。在泳装上清楚的浮起了从丰满的乳房,到那纤细的腰肢和丰满紧绷的双臀的恼人曲线,有理子的大腿也满溢出了充满丰润弹性的官能美。

  艳丽的黑发随着海风飘逸着,那无论任何男人看了都会忍不住回头的美貌,加上了人妻的成熟美和那散发着浓郁女性色香的肢体,实在是令人感到目眩眼花。
  那样子的有理子,在影片里从前面和后面被很仔细详尽的拍摄了下来。
  「请,请停下来啊!」

  有理子惊慌失措的想要将录影机的电源关掉,可是手却被濑岛给捉住了。
  「有什么关系呢,有理子。只不过是这样子的影片有什么好感到惊慌的呢?」
  「什么惊慌,我才没有啊。」

  「那么再稍微看一下也没关系吧。还是说,有什么其他原因呢?」

  「才,才没有!」

  有理子如果不强迫的将濑岛推到一边的话,是无法关掉录影机的电源的。
  被寄来浣肠胶囊的人偷拍的这件事,并不希望让濑岛知道。

  一直用远镜头拍摄穿着泳装的有理子全身的影片,很快的就变成了有理子美丽容貌的特写镜头. 看上去十分的意志坚强,却又拥有热情的美貌,光只是这样就已经刺激起了男人的欲情。

  然后镜头慢慢的从有理子的头部转向了胸部,画面里完全的播映出胸部隆起的部份,可以清楚的看出那几乎要撑破泳衣的乳房的外型。

  连有理子移动时乳房的摇晃,都被丝毫不漏的捕捉到了。

  「喔,有理子的胸部,比我想像中的还要来的丰满呢。」

  「怎么会……已经,可以关掉了吧。」

  「怎么会那样做呢?有机会可以看到有理子这样子的影片,如果现在就关掉的话不是太傻了吗,呵呵呵。」

  濑岛下流的笑着。

  在这之间,影像已经慢慢的经过有理子平滑的腹部往下降,播映出了大腿根部的特写镜头.

  泳装被食入了有理子的股间,耻丘的部份胀鼓鼓的微微隆起。接着是有着白皙粉嫩肌肤,充满了丰满肉感的大腿。随着有理子的动作,被食入股间的泳装微妙的改变着形状,特别强调的凸显了耻丘的的鼓起,大腿的美肉也一同的摇晃着。
  对有理子来说,濑岛那就像是要将电视里自己吞食般注视的目光,感觉起来简直就像是正在直接的凝视着自己的肌肤,背脊上浮起了一片厌恶的寒意,不自觉的用手在裙子上遮住了大腿的根部。

  「这太厉害了……比起色情片,这更令人忍不住的打起冷颤了啊。」

  濑岛嘻嘻的笑着,伸出舌头下流的舔着嘴唇。

  「不要啊!请赶快关掉!」

  有理子不自觉的喊叫着。

  无论是谁被不知名的人,偷拍了这样子的影片,都会受到惊吓。可是现在,那影片被濑岛看到却更令人感到无法忍受。

  「请赶快关掉!」

  「呵呵呵,这不是什么需要感到羞耻的事啊,有理子。有这么令人讚叹的身体,应该感到自豪才对。」

  「请不要说了。就算你是部长,我真的也会生气的喔!」

  有理子严肃的瞪着濑岛这么的说. 虽然想要将录影机的电源关掉,可是又因为必须先到濑岛的身边而不想过去。

  「喔喔,这次轮到屁股了吗,有理子。」

  濑岛好像没有察觉到有理子正在瞪着自己,高兴的说.

  录影机来到了有理子的身后,以特写镜头拍摄着有理子双臀的画面。

  泳装看起来随时都会被有理子的双臀撑破,动人的美肉看上去充满紧绷的弹性。

  简直像是半球型的美好外型高高的隆起。往上翘起的臀部,看起来简直就像是美国的美女明星一样。完全看不出来是有生过孩子的身材。

  「原来有理子是穿了衣服会显瘦的类型啊。呵呵呵,真是动人的屁股啊。看起来臀围应该有九十公分吧?」

  濑岛眼睛闪亮,露齿而笑的盯着有理子。

  有理子虽然对那表情感到噁心,可是并没有因此而退缩.

  「已经够了吧!……我真的会生气的喔!」

  用严厉的口吻高喊着,有理子愤怒的瞪着濑岛.

  在这时───。正在以特写镜头播映有理子被泳装包着的双臀的画面,突然浮起了像是电影片名的字幕,同时响起了诡异的音乐。

  「这是怎么一回事。」

  因为濑岛发出了吓了一跳的声音,有理子的注意力也被标题给吸引住了。
  片名叫做「嘴管的祭品」。然后紧接着写着「实录?人妻?北泽有理子」的副标题也浮现了出来。

  然后画面由下往上,就像是电影片尾一样,从有理子出生年月日开始,所有的经历,结婚还有生产的日期,户籍和现在的地址等,一个接一个的显示了出来。而且,所有的资料都是正确的。

  「怎,怎么会……」

  有理子一下子发不出声音来了。

  寄来浣肠胶囊的人,是怎么查到这些事情的。另外,「嘴管的生?」,到底是什么意思。

  无底的不祥感笼罩着有理子。就在此时,画面又转回了有理子穿着泳装的双臀,萤幕上同时清晰的记载着有理子的身高,体重,还有三围的尺寸。

  胸围八十九公分,腰围六十公分,臀围九十公分令人吃惊的正确. 这到底是到哪里调查出来的?

  有理子的双手紧紧的握着,嘴唇哆嗦的发抖。接下来,到底还会有什么样的影像出现.

  但是,影像到这里突然的结束,只剩下空白带像是雨点般的黑白杂讯和沙沙的声音。刚刚的影像,感觉起来就像是要预告从现在起要拍摄的题材一样。
  「什么嘛,就在越来越期待接下来会出现什么内容的时候…结果是怎么样的呢,有理子?」

  濑岛突然的在有理子的耳旁低语.

  有理子吓了一跳。因为注意力一直在影片上,所以完全没有察觉到濑岛什么时候已经靠的这么近了。

  濑岛的手抱着有理子的腰肢,另一只手已经在裙子上慢慢环绕的抚摸着双臀。
  「啊啊!你在做什么!」

  有理子惊慌失措的推开了濑岛. 可是濑岛的力量强大,抱着腰肢的手完全没有被动摇.

  「有『嘴管的祭品』这样的片名,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有理子?」
  「那,那种事情我也不知道!……啊啊,请赶快放手!」

  「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那不是有理子的录影带吗?」

  濑岛在有理子的耳边,吹着带着酒气的气息说. 然后又更进一步的在有理子的双臀上画圆的抚摸着。

  「放手!……啊啊,就算是部长也不能原谅你!」

  「这都是有理子的错喔,让我看见了那么性感的录影带。」

  「住,住手!……不要!」

  因为从裙子上被濑岛攫住臀丘,有理子的腰肢扭动的挣扎了起来。

  濑岛将下腹推到了那腰肢上。有理子可以清楚的感觉的到,在濑岛裤子里那坚硬屹立的东西。

  「啊啊!不要!」

  「有理子……你应该知道我的感觉. 从以前我就一直对太太的事……」
  「不要说这种蠢话!……做出这种事情来,你以为我会让你得逞的吗!」
  有理子和濑岛蹒跚的摇晃,当场纠缠在一起的倒下。

  就在此时,有理子的裙子高高的卷了起来,暴露出了充满了丰满性感美的大腿。

  白色的内裤也隐隐约约的从裤袜下浮现了出来。

  「啊啊,不要!……」

  在有理子这么的叫的时候,濑岛的手正拉起了内裤,企图揪住内裤和裤袜一起拉扯下来。

  「住手啊!」

  下一瞬间,有理子灵活的脚,朝着濑岛使劲的踢了过去。

  濑岛被踢开的躺倒在地上。

  有理子急忙的站了起来抚平皱乱的裙子,然后握住了在身旁的威士忌酒瓶。
  「你,你在搞什么!居然做出这种事情!」

  愤怒的有理子的声音颤抖着。如果濑岛再靠近过来的话……。

  爬了起来的濑岛,像是对没有预期到有理子会这么激烈的反抗而感到惊讶。一开始的苦笑很快的就变成了粗声的大笑。

  「真是糟糕啊。那只不过是酒后开的玩笑而已,太太。」

  「那怎么会是个玩笑!…身为一个部长,多少也要有点羞耻心吧!」

  有理子愤怒的瞪着濑岛.

  「无论有理子想要指控我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我都不可能会做出让我失去未来说好要交给我的社长位置的愚蠢事情喔。」

  说完后,濑岛又像是想要掩饰难堪的笑了一笑。然后向有理子短捷的低下了头.

  「无论如何,刚刚的无礼让你吃惊了。玩笑稍微有点开过头了。」

  「如果你再做出这种事的话,我是绝对不会饶了你的。这次我就当做是忘了这回事。」

  如果不是丈夫的上司的话,是绝对不可能允许这种事的发生的。虽然并没有完全的解除戒心,有理子还是将握着的瓶子放回了桌上。

  已经不想看到濑岛的脸了。虽然内心是想赶他出门,可是也不能不考虑到丈夫的立场。

  「那么有理子,我就先去休息了喔。」

  濑岛厚着脸皮的走向了客房。

  有理子还愤怒的紧咬着嘴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
                (4)

  自从那天起已经过了五天了。

  让濑岛看到穿着泳装的影片,还有被伸手到裙子里画圆般的抚摸着双臀的事,即使到现在回想起还是会在背脊感到一阵厌恶的寒意。

  已经不想再见到濑岛了。此外,从以前开始,有理子就对濑岛有一种生理上的厌恶。

  「真是个下流的人。最讨厌了。」

  有理子不自觉的,像是要将髒东西吐出来般的说.

  但是令有理子感到忧郁的并不只有濑岛的事而已。穿着泳装的录影带的事,更是唤起了内心里不祥的不安感。

  嘴管的生?…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件事一直在有理子的脑里徘徊着。在这五天里,虽然还是每天定时的收到一个装着浣肠胶囊包裹,可是并没有发生什么其他奇怪的事。

  (这种事到底是谁……)

  寄来浣肠胶囊的事也好,偷拍自己穿着泳装的录影带也好,都是不寻常的事。
  濑岛的事和录影带的事,有理子都还没有对丈夫提起。丈夫最近也一直在为了公事忙碌。

  虽然也有想过要跟警察报案,可是首先也要跟丈夫讨论过才行。

  (真是讨厌啊……这样子如果不振作点的话……)

  有理子内心里自言自语的说.

  如果能去打打自己所喜欢的网球,挥洒些汗水的话,说不定就可以重新提起精神了。有理子取出了已经很久没用过的网球拍。在屋子里练习的挥了几下,但是并没有感到满足。

  「果然还是等到小由美再大一点之后,再开始打网球吧。」

  有理子把孩子抱了起来,这么的说.

  附有托儿所的网球场,除了濑岛所说的会员制运动俱乐部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了。

  但因为是濑岛所介绍的所以并不是很想去。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网球拍拿在手里的关系,有理子的内心突然又涌起了一股想去看看的意愿。反正濑岛应该也不会去俱乐部的才对。

  「就不要想这么多,去那边看看吧,去打打网球也好。」

  今天早上出门上班前,丈夫这么的对有理子说.

  「小由美,今天我们不去公园,到运动俱乐部看看怎么样啊?」

  有理子一边跟孩子说,一边把网球服放到背包里,球拍拿在手上。

  反正也不是要跟濑岛一起打网球。那件事即使回想起来还是很令人感到生气,可是如果只是稍微打一下网球应该也没什么关系吧……。

  有理子抱着孩子,往运动俱乐部的方向走。

  运动俱乐部就在公园的旁边,走路十分钟左右就到了。不愧是採取会员制的,出入口的检查十分的严格。

  有理子很顺利的进去了,看来濑岛已经通知过俱乐部的事是真的。

  「是北泽有理子小姐吗?从濑岛先生那里有听说过是位美丽的女性,果然是真的啊……啊,真是失礼了,我是这里的网球教练,长山。」

  迎接有理子的运动型青年是这么的说.

  在长山的带领下,首先来到了托儿所。还是孩子的由美自己一个人,这还是第一次。虽然一开始稍微有点不安,可是当发现到其他的小孩和玩具时,很快的就兴奋的开始活蹦乱跳了。

  「不用担心。要当个乖宝宝在这边跟其他小朋友玩喔,小由美。两个小时候就会回来接你的。」

  有理子与孩子的脸颊磨蹭的说.

  「无论几个小时都可以的。这是专门为了有孩子的会员们成立的二十四小时托儿中心,是我们俱乐部引以为傲的服务喔。」

  长山这么自夸的说.

  由美已经和其他的孩子们,手里抱着大型的填充玩具动物玩在一起。放了心的有理子,随着长山的带领走向了网球场。

  经过了自然的树林之后,就到了网球场。一共有十个场地,有许多的男女正在追逐击球的奔跑着。

  已经好久没有打网球了。有理子的内心跳跃着。很快就到更衣室换上网球服,踏上了球场。

  「这套网球服很适合你啊,太太。真是太美丽了。」

  长山已经在球场上等着。

  「你还真会说客套话呢。」

  有理子莞尔一笑。

  「那可不是客套话喔。」

  盯着有理子看的长山脸上的表情,就像是看到了耀眼的东西一样。

  艳丽的黑发和雪白细嫩的肌肤,充满了弹性肉感的大腿和纤细小巧的脚踝,搭配上白色的网球服微妙的散发出妖性的吸引力。还年轻的长山会这么忍不住的盯着看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首先请先来这里. 我们为了网球前的热身运动也引进了有氧舞蹈。」
  「可是我,从来都没有做过有氧舞蹈……」

  「没问题,每次有新会员来的时候,我们都会请教练来教导正确的暖身方式。」
  长山将有理子带到俱乐部里的有氧舞蹈室。

  里面已经有一名穿着体操服的女性教练等着,并没有其他的会员.

  「请直直的站好。」

  女性教练这么的指示,让有理子站在有氧舞蹈室的中间. 前面和后面的墙壁都各装了一面镜子。

  「太太,结束后就请到球场来。请确实的让身体暖身到喔。」

  说完长山就离开了。

  很快的带着轻快旋律的音乐开始播放。

  「好,跟着我来,letsgo。踏步,踏步,挥拍。」

  在正面镜子前的女性教练,配合着轻快的旋律移动身体. 有理子手拿着网球拍,加入了挥拍的动作。

  有理子模仿着女性教练的动作,身体也配合起音乐旋律的移动。

  「好,发球,接球,后退……」

  女性教练有节律的喊着口号。果然是网球的准备体操,连网球的基本动作都加入到有氧舞蹈里面。

  「好,动作很熟练喔。现在把球拍横摆在地上…然后开腿跨过去。」

  模仿着女性教练的动作,有理子将球拍横摆在地上,张开腿左右跨过. 那是将双腿很大幅度张开的姿势。

  接着,在双腿伸直张开的状况下让上半身往前倾倒,还加上了将双臀往后突起的动作。

  「上半身起来,再弯下去……up,down……臀部再往后顶起一点,up,down……」

  在进行这样的重複动作的同时,有理子忽然感受到了一股正在被谁窥视的强烈感觉. 好像是从后面盯着双臀看的样子……可是,在这有氧舞蹈室里除了女性教练和有理子之外并没有其他人。

  (只是幻觉吗……)

  无意的回头往后看了看。因为濑岛的事情,所以稍微有点神经敏感了吧。
  「现在躺到地上来,对,把两腿往上伸直。」

  女性教练的指示,让有理子一瞬间犹豫了一下。如果做出那样子的姿势的话,网球服的迷你裙的里面不就会被看的一清二楚了吗?

  但是也没有什么不这么做的理由,所以有理子就在地上朝上的躺下,然后将双腿往上伸直。

  「好,把脚弯起来,膝盖要碰到胸部……okay,伸直,再弯起来……」
  有理子跟着指示有节奏的反覆伸直弯曲着双腿。

  如果现在有人从后面看着有理子的话,就可以看到迷你裙已经卷了起来,将运动内裤完全的暴露出来。同时,也会看到内裤已经从有理子丰满紧绷的双臀上往中间缩起,稍微的被食入了股间.

  「现在把腿伸直,这次往左右打开. 」

  (怎么这样……)

  虽然有理子又稍微的犹豫了一下,但女性教练都这么的张开了,只好无可奈何的跟着做。

  有理子直直的伸往天花板的双腿,决然的往左右张了开来。

  如果不是做有氧舞蹈的话,这种姿势是绝对做不出来的。另外,如果有男性在场的话,也不可能做出这种姿势。

  「好,再打开一点,打开,闭起来……okay,再打开. 」

  配合着轻快音乐的节奏,有理子的双腿重複的张开和合闭.

  在这时候,有理子又被好像被人偷窥的错觉袭击了。虽然没有他人,可是特别在双腿张开的时候,在大腿内侧和股间就会感觉到强烈的视线。

  虽然觉得是幻觉而已,但简直就像是被濑岛盯着看的感觉一样,有理子突然感到了一阵的不快。是因为墙壁上的镜子,所以才会产生这样子的错觉吗?
  (也没有别人,怎么会这样子呢……不振作点的话……)

  有理子在内心自言自语.

  努力的让自己不去在意。不知是不是因为这样,所以当有氧舞蹈结束时,已经没有被人偷窥的感觉了。

  有理子走向了球场。微微出汗的肌肤,在日光下感到十分的舒畅。

  「准备体操结束的话,我们就开始吧,太太。」

  将网球交给了有理子,长山这么的说.

  「能和太太这样的美女一起打网球,对当教练的我来说实在是太幸运了。」
  「请手下留情啊,长山先生。」

  当网球在球拍上弹起时,有理子愉快的笑了起来。

  虽然已经三年没有打过网球了,有理子很快的就找回了手感。当然并没有能够打赢身为教练的长山。有理子的身体在球场上左右的奔走、跳跃.

  艳丽的黑发摇晃着,网球装的迷你裙的裙裾也飞舞了起来。还不到五分钟,有理子白皙的肌肤上就已经开始浮起了闪亮的汗水。

  但是有理子又开始在双臀和大腿的周围感觉到黏附和盘缠的视线。

  和做有氧舞蹈时一样,有种被下流的濑岛盯看时所感到的噁心感觉.

  惊慌失措的回头观望时,却没看到任何可疑的人。

  「怎么了吗,太太?」

  长山来到球网前这么的关心的问。看见有理子突然停下来的四处的观望,所以上前询问是否能帮的上忙。

  「有什么事吗?」

  「没有,没什么特别的。」

  有理子惊慌失措的回头.

  因为最近一直发生了些讨厌的事情,所以才会有这种被偷窥的感觉吧。
  虽然就是为了忘记这些讨厌的事情才来打网球的,可是这种事情……。
  即使没有办法专心在网球上,有理子还是认真的在球场上追着球奔跑。
  从什么地方被人偷窥的感觉并没有消失,可是打了三十分钟左右的有理子,已经将讨厌的事情抛在脑后,全神贯注的将精神专注在网球上。

  有理子和长山继续互相往返的击球。

  「到这里先休息一下吧,太太。我去拿些果汁来喔。」

  这么的说后让有理子先在板凳上休息,长山快步的消失在俱乐部馆里.
  (果然决定来这里真是太好了啊。)

  用毛巾擦拭着汗时有理子这么的想。

  日光渐渐的变热了。全心全力的运动后身体的舒畅,笼罩着全身,心情也清楚的感到焕然一新,连讨厌的事都忘了。

  另一方面,回到了俱乐部馆内的长山,来到了一个小房间里. 已经有两名年轻男子在里面,另外还有一台装在三脚架上的专业摄影机.

  「怎样,拍的很过瘾吧,津崎,村井?」

  长山得意洋洋的笑着说.

  「太完美了。屁股和股间都有特写喔,呵呵呵。」

  「可以这么近的拍摄,比去年在海水浴场时还要更令人享受呢。」

  叫做津崎和村井的两名年轻人,露齿而笑的这么说.

  房间的其中一面墙壁被挖了一大片出来,可以将有氧舞蹈室看的一清二楚。上面装设了一面魔术玻璃。就是从那里用摄影机偷拍做有氧舞蹈的有理子。
  然后,在另外一面墙壁上的小窗户,拍摄了有理子打网球的姿态.

  「虽然泳装和网球服都很好,可是还是想赶快把她剥成全裸啊。呵呵呵,到时候一定要用摄影机丝毫不漏的拍下来。」

  「可恶,真想赶快强奸她啊。光只是偷偷的看那样的身材,就已经受不了了。从一大早就一直勃起到痛的消不下去啊。」

  村井和津崎露骨的表达他们对有理子的欲望。

  「我也跟你们一样啊。再忍耐一下吧。盯上了那位太太之后,已经仔细的准备超过了半年。可不要任意偏离我们的计画啊。」

  长山同时也在提醒自己,这么的对村井和津崎说.

  「我知道了啦,长山。再忍耐一下子,就可以彻底的享受那丰满的身体了,呵呵呵。」

  「二十七岁的北泽有理子吗,呵呵呵,真是个令人忍不住的人妻啊。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你可是逃不了的喔。」

  「说的没错. 」

  村井和津崎,还有长山三人互看的笑着,伸出舌头舔着嘴唇。

  有理子坐在长板凳上,不知道这样可怕的对话正在进行着。因为长山已经离开蛮久了,所以不时的回头往俱乐部馆的方向看。

  好像同时也感觉到了淫乱的视线,往长山等人偷窥的方向投以目光。

  「呵呵呵,不光只是意志坚强,连第六感都很敏锐,所以这里也要小心一点. 」

  这么说完后离开小房间的长山,手里拿着两瓶果汁,露出无辜的表情回到了有理子所在的球场。

  ***********************************
                (5)

  有理子对长山的事完全没有任何感到怀疑的样子。

  「对不起,离开这么久。」

  长山低头道歉了。

  「对了,太太,你网球打的不错喔。真是吓了我一跳啊。」

  「才没有呢。不过,能被教练称讚实在是很高兴啊。」

  有理子大口的喝着果汁。冰冷的果汁滋润了乾渴的喉咙。

  长山假装若无其事的让目光慢慢的移动,从暴露出来的雪白的喉咙,然后胸部,接着顺着腰肢的部份滑向了丰满的大腿。

  (这,这样令人忍不住的身体……)

  想要马上就捉住有理子,然后用嘴吸吮那美肉的欲望,使的长山差一点就要忍不住了,但还是没有将那样的欲望在脸上表现出来。

  「那么,太太,要再开始了吗?」

  「好的。」

  长山和有理子追逐着球,挥动球拍。比刚刚还要更灵活的移动,满溢出了跃动的美感。

  (一定要至少赢得一局比赛啊。)

  将讨厌的事情抛在一旁,有理子的脑里现在只有不服输的心情。

  但是,连一局都还没有结束,就从扩音器里传出了广播。

  「北泽有理子小姐,请您听到广播后,赶紧来托儿所一趟。」

  有理子突然的站住。是孩子发生了什么事吗……不安感笼罩着有理子。
  (小由美……)

  有理子担心的紧咬着下唇。

  长山脸上虽然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可是却在肚子里得意洋洋的笑着。广播传来的是村井的声音,就和计画的一样。

  「太太,我们赶快去托儿所吧。」

  「好,好的。」

  把球拍放下,有理子跑了起来。长山也跟在后面。

  从网球场到托儿所要经过树林里的步道。

  「太太,我们走这里的近路吧。」

  有理子继续的往长山所指的小道奔跑。但是,其实却离托儿所越来越远,朝着树林的深处跑去。

  可是有理子却没有察觉到。

  「走错路了喔。」

  在有理子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两名男人。

  那是村井和津崎。津崎的手里拿着摄影机,正将镜头对准了有理子拍摄.
  「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们是谁!」

  有理子虽然感到万分的不安,却还是愤怒的瞪着村井和津崎。

  「呵呵呵,成功的落入我们的圈套了啊,太太。你被刚刚假的广播骗了喔。已经等你好久了。」

  「我们一直在你身边偷窥. 拥有这么美好的身材,真是引人犯罪啊,太太。」
  突然村井伸出了手,捉住了有理子胸前丰满的鼓起。

  「你在做什么!」

  有理子反射性的往村井的脸挥了一掌。

  强壮的村井却不为所动,只露出了牙齿微笑。

  「果然个性很强悍啊,北泽有理子小姐。不过就是要这样子,才会有更多的乐趣啊,呵呵呵。」

  「你们这些人……」

  虽然还是怒视着对方,但有理子也慢慢的往后退了。

  因为其中一名男子手里拿着摄影机,而在内心里产生了可怕的预感。

  难不成,寄来浣肠胶囊和盗拍穿着泳装的有理子的,就是这些男人……。
  「你,你们以为做这种奇怪的事,不会受到惩罚的吗!……不要过来!」
  「我不过去的话,就没办法脱掉太太的衣服,也就没办法拍摄全裸的影片了啊。

  呵呵呵,不这么做就没意思了啊。」

  「不要说这种蠢话!……」

  有理子已经退到长山的身前了。

  「啊,长山先生。」

  这么说的同时,有理子的身体也从后面,被长山牢牢的抱住。

  「啊啊!你在做什么!长山先生!」

  「就是刚刚村井所说的,要帮太太脱衣服啊。」

  「长山先生……」

  有理子完全不敢相信长山所说的话。长山跟这些人是ㄧ夥的吗?

  有理子的嘴唇哆嗦的发抖。

  「放,放开我……不然我要大叫了喔!」

  「这里是禁止闲人进入的区域。谁都不会过来的喔,呵呵呵。」

  长山的语气也完全的变了,简直就像是黑道份子一样。

  「把你的手放开!」

  有理子在长山的手臂里挣扎着。

  此时,津崎正拿着摄影机拍下一切。可是有理子,已经没有余力去再意正在被拍摄的事了。

  「来吧,让我们看看你的裸体,太太。北泽有理子的脱衣秀就要开始了喔。」
  「要尽全力的的抵抗喔,这样才有趣啊,太太。」

  长山和村井这么说后,就开始动手将有理子网球服的上半身脱下。

  「不要!住手啊!」

  有理子发出了悲鸣的抵抗着,想要挣脱般不停的挣扎。可是,对方是两名强壮的男人,即使有理子再如何奋力的抵抗也没有用。

  「啊啊!有谁在啊!……住手啊!」

  「没错,就是这样,太太。就是要这样乱暴的抵抗。」

  「放,放开我!……不要!……有谁啊,救命啊!」

  网球服胸口的部份被撕开后,上衣就被脱了下来。暴露在空气中的白皙的肌肤,使的有理子不由得的颤抖。上半身现在只剩下一件胸罩。

  那胸罩正被长山的手抓住拉扯。村井的手也潜入了裙子的里面,用手指钩住了内裤。

  「到底想要哪里先被脱下来呢,太太。胸罩呢,还是内裤?」

  「不要!……救命啊!有谁啊!……啊啊!放开手啊!」

  「无论如何,到最后都会变成全裸的喔。如果不脱下来的话就没办法享受了啊,呵呵呵。」

  长山和村井各别用手指拨弹着胸罩的钩子和内裤的松紧带,佯装的做出就要脱掉的动作,可是实际上并没有马上的脱掉。

  看着拥有十分成熟的人妻肉体的有理子,做着无谓的挣扎,也是一种享受。
  长山和村井,无论怎么看都比有理子还要年轻,可是看起来却已经是征服和玩弄过无数女人的老手。津崎也得意洋洋的笑着,用摄影机详细拍摄有理子挣扎的过程。

  「呵呵呵,因为你实在是太美丽了啊,太太,这样丰满的身体. 在打网球的时,就已经彻底的展示出来了喔。」

  「在做有氧舞蹈的时也一样,大大的将双腿张开,呵呵呵,那根本就是想要引诱人来强奸你嘛。」

  长山和村井粗声的大笑。

  然后两人放开了有理子。虽然这样,但还是张开了双手挡住前后,如果有理子想要逃跑的话,只会被往森林的深处追赶.

  「怎么啦,不打算逃跑吗,太太?」

  「如果这次再被我捉到的话就要把胸罩脱掉了喔,呵呵呵,太太的胸部就会暴露出来了。」

  简直就像是在享受狩猎的乐趣。

  有理子发出了悲鸣,忽左忽右拼命的往森林里逃跑。

  但是,无论再怎么的逃,长山和村井都还是一前一后的在身边纠缠,摄影机也从后面追了上来。不光只是如此,男人们还会不时的伸出手,在有理子的肌肤上突然的摸了一把。

  「不要啊!……救命啊,有谁在啊!」

  有理子身体扭动的发出了悲鸣.

  接着,背后胸罩的钩子被解了开来。

  「啊啊!不要啊!」

  虽然惊慌失措的双手抱胸压住胸罩,可是又被长山从后面抱住了。

  「啊哈,抓到了吧,呵呵呵。让我们看看你的胸部吧,太太。」

  「不要啊!」

  即使发出了悲鸣还是无法阻止胸罩被拉扯下来。

  虽然惊人的丰满,但还是保持着美好外型的乳房,弹跳的从胸罩内蹦了出来。几乎是透明的雪白,似乎随时都会从那娇小可爱的乳首滴出乳汁。

  啊啊!……有理子用双手拼命的环抱胸口,试着将乳房隐藏起来。

  「再逃啊,太太。这次要轮到内裤了喔,呵呵呵。」

  「还是要自己来脱呢,就像做有氧舞蹈的时候一样,把双腿大大的张开. 」
  这么说的同时,有理子就用双手遮着乳房的逃跑了。

  「救,救救我啊!……」

  「呵呵呵,那样做是没用的喔。」

  长山和村井,还有拿着摄影机的津崎一同追着有理子。一样从前后挡住去路,享受着渐渐将猎物逼到角落的快感。

  「过来这里吧,太太。让我帮你把内裤脱下来吧。」

  「不要!做这种事情,一点都不好笑!……赶快走开!」

  「那样子的把胸部遮住,是没有办法尽全力逃跑的喔,太太。」

  长山和村井笑着说.

  突然村井从后面缩短了与有理子的距离,迅速的将手伸入了迷你裙里,把内裤从双臀往下拉扯的剥了下来。

  「咿咿!不要啊!」

  有理子发出了悲鸣,扭动着腰肢想要逃跑。连拉起被脱到大腿的内裤的余力都没有。

  这次轮到长山一口气的逼近,将被剥下来的内裤扯落到了膝盖.

  「啊啊……」

  因为膝盖被内裤缠绕着,有理子一下子不留神的被绊到,重心不稳的跌倒在草地上。

  迷你裙的裙裾卷了起来,有理子白皙耀眼的赤裸双臀,完全的暴露了出来。
  「呦厚,居然有这么美丽的屁股啊。」

  「不要啊!」

  「有这么美丽的屁股,为什么不要呢?」

  长山和村井各自在有理子的双臀上「啪!」的掴了一掌,将缠绕在膝盖的内裤更往下拉,穿过了脚踝脱了下来。

  迷你裙也被撕裂,粗暴的从腰肢上扯了下来。

  「这样就全裸了喔,太太,呵呵呵。」

  「不要啊!……」

  在地上蜷伏试图将乳房和股间遮掩起来的有理子,突然跳了起来逃跑。除了网球鞋和袜子之外全身已经变得全裸,用手遮住了乳房和大腿的根处,拼命的跑了起来。

  「想赤裸着身体跑到哪里去啊,太太。」

  「呵呵呵,居然还这样性感的扭着丰满的屁股跑了起来,这样只会让人越来越感到兴奋的啊。」

  长山和村井一边笑一边追着有理子。津崎也将手里的摄影机聚焦在有理子的双臀上从后面赶来。

  「有谁快来啊!……救,救命啊!」

  有理子拼命的叫喊。

  可是,长山和村井突然的追到了身边,终於将有理子捉住了。

  「不要!放开我!……有谁在啊!」

  有理子扭动着赤裸的身体,发出了悲鸣,脚在空中不断使劲的踢蹬,激烈的试图想要挣脱。

  「被我们盯上的女人,可还没有人逃的掉喔,太太。」

  「光着身体逃跑,只会让我们更高兴喔。猎物就是要这样的有活力,狩猎的过程才会有意思啊。」

  长山和村井压着有理子,粗声的大笑。

  接着长山迅速的将有理子的双手扭到了背后,从村井那里接下了一条粗绳,把双手交叉后将手腕卷住捆绑了起来。然后利用绳尾,从上下勒住了有理子丰满的乳房。

  「啊!你在做什么!……住手……住手,为什么要绑住我,我不会原谅你的!」
  完全没有预料到会被绑了起来,有理子激烈的颤抖。

  「我们要做什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太太,呵呵呵。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会每天寄礼物给太太的,还有那卷录影带啊。」

  「会怎么的被对待,如今就算这身体再不愿意应该也明白了吧,呵呵呵。尤其是我们都送了录影带做预告了啊。」

  长山和村井所说的话,使的有理子美丽的脸孔抽搐了起来,嘴唇哆嗦的颤抖着,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果然寄来浣肠胶囊和录影带的,就是这些男人。确认了这点的有理子,内心的绝望和恐惧使的眼前变得一片黑暗。

  「呵呵呵,太太会被怎样的对待,我会用这摄影机完全的拍下来喔。而且还要複制好几份做纪念啊。」

  津崎一边嘲弄的笑着说,一边寻找拍摄有理子的最好角度。

  「不,不要啊!」

  有理子发出悲鸣的嘴,很快的就被长山用口衔塞住了。村井把有理子抱了起来。

  用肩膀顶着有理子的腹部,一只手环抱住大腿把有理子扛在肩上。

  「呜呜,呜呜呜……」

  因为被塞住了嘴只能发出呻吟,有理子在村井的肩上扭动的挣扎。

  「真是好动的太太啊。一定要好好的调教才行,呵呵呵。我们会好好的疼爱你的喔,太太。」

  村井在有理子的双臀上轻轻戏谑的拍了一掌后就开始往前走了。

  「就和计画的一样啊,呵呵呵。」

  「调教这样极品的肉体一定会很有趣的。我到现在为止都还没见过身材这么棒的女人啊。」

  「肉屄会是什么样子的呢,真是令人期待啊,呵呵呵。这一定会是我制作过最棒的影片的。」

  村井和长山,还有津崎三人都高兴的笑了出来。

  有理子还是只能用被矇住的声音呻吟,在村井的肩膀上挣扎,摇头挥甩着黑发。

  (啊啊……救救我啊,亲爱的……亲爱的……这样下去的话,有理子……)
  有理子感到了生不如死的恐惧。

  ***********************************
                (6)

  在树林的深处,有一栋西式建筑. 在建造运动俱乐部时,因为位於树林的深处,所以一直还没有完成拆除。

  那是个没有人烟的好地方,现在已经被长山等人霸佔作为他们的基地。那是ㄧ栋古老的建筑,如果在地下室的话,无论女人再如何的哭喊尖叫,也不用担心外面会有人听到。

  有理子被带到这栋西式建筑的地下室。身后绑缚住双手的绳子被挂在从天花板垂下来的铁炼上,有理子被以踮着脚站着的姿势吊了起来。

  「在这里的话就可以尽情的哭叫了,太太,因为是完全的隔音啊。」

  「这地下室还不错吧,可是为了太太而特别改建的喔。呵呵呵,已经准备好各式各样用来处罚太太的道具了。」

  长山和村井得意洋洋的欣赏着有理子的裸体.

  「呜呜呜……」

  有理子苦闷的挣扎,从被口衔塞住的嘴里发出了呻吟。

  除了网球鞋和袜子之外被剥成了全裸,无论再怎么挣扎都无法将身体隐藏起来。

  丰满的乳房沈重的摆动摇晃,平滑的腹部随着呼吸起伏。紧闭合在一起的大腿,虽然一只脚做出了ㄑ字型弯曲的遮掩,还是可以被人窥视到那根部浓黑的茂密。

  那里与白皙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柔软互相纠缠的散发出艳丽的光芒。
  「这身体真棒啊。让人看了都要眼花了。你看,这肉体. 」

  「之前看她穿着泳装的时候就知道这身体有多美妙了,现在看到裸体居然比想像的还要更棒。真不愧是人妻啊。」

  长山和村井绕到了有理子的身后。

  像是半圆形丰满鼓起的双臀,在外型美好翘起的臀丘间形成了深邃的山谷。那里像是感受到了男人们的视线,紧缩的往臀丘的谷间收紧,简直就像是正在吸吮着什么东西一样。

  「你看,这屁股。外型又漂亮又丰满,在这之前,我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美丽的屁股啊。」

  「居然会让我们碰见这么完美的屁股。这让任何男人看见了都会发狂的啊。」
  咕噜的吞着口水,两人简直就像是要把双臀吃下去般的凝视。

  「怎样,让我们来听听太太那悦耳的声音吧,呵呵呵。」

  村井把有理子嘴里的口衔解了开来。

  「不要,不要啊!……不要看!」

  瞬间从有理子的嘴里喷出了悲鸣. 黑发左右的挥舞,腰肢扭拧的挣扎,吊着有理子的粗绳和铁炼也吱吱的作响。

  「不要,不要看啊!……把绳子解开啊!」

  让有理子感到恐怖的,不光只是男人们的视线。从刚刚开始,津崎手里的摄影机的镜头,就像是在慢慢的在有理子的肌肤上舔舐般的移动。

  「不要!……不要拍了啊!……啊啊,不要拍了啊!」

  「才这种程度就这么的讨厌了,真是没办法啊。等一下可是要把你的大腿扒开,然后连肉屄和屁眼都拍摄下来喔。」

  「咿!怎么这样……不要啊!……」

  有理子发出了悲鸣.

  自己被囚禁的地下室的佈置,更增加了有理子内心里的恐惧。

  连一个窗户都没有的地下室的墙壁和天花板上,装满了无数的铁炼,房间里也摆了妇产科用的内诊台、木马和床等器具。另外,在内诊台和床上,也被装上了拘束女体用的皮带。

  在靠墙的柜子里摆着许多不知用途的刑具,整齐的并列在一起。这里简直就是间拷问室一样。

  (啊啊,这,这是什么. 这个房间……)

  有理子的身体哆嗦的颤抖着,膝盖也咖搭咖搭的抖动。

  「呵呵呵,这样丰满的肉体颤抖起来的样子真是让人几乎要忍受不住了啊。而且不论是故做镇定的表情也好,或是害怕的表情也好,都很吸引人啊。」
  透过摄影机的观景器窥视,津崎高兴的说. 从刚刚就一直用镜头对着有理子,不停的拍摄. 然后和长山和村井一样得意洋洋的观看,可是并没有自己参与动手。
  「做出这种……做